老油 > 新发表论文《廖冰兄——一部浓缩的中国漫画史》
作者: 老油(2007-02-26 23:39 ) # 1楼
新发表论文《廖冰兄——一部浓缩的中国漫画史》
朱松青


廖冰兄(1915——2006)堪称一部浓缩的中国漫画史;他是与中国漫画一起成长的漫画人,对其人其画的研究,具有重要与深远的意义。本文把“中国漫画”限定为20世纪主导中国漫画界、反映和干预社会生活的漫画作品,以此为立足点展开对廖冰兄漫画人生的探讨。

一、早期漫画 “狂妄”的承接者
当中国漫画在19世纪末出现并逐渐流行之时,就与中国的社会生活紧密地结合在一起,如谢缵泰《时局图》(1898年)、佚名的《对内对外的两种面目》(1908年)以及何剑士的《小磨香油》(1911年)等。不少早期漫画人本身就是革命党人,因此决定了中国漫画在一开始就形成一条直白的政治批判之路,并由后来的承接者发扬光大,逐渐形成了主导中国漫画界近百年的“正统”。
黄大德先生说:“从潘达微、何剑士到廖冰兄都有着共同的经历,他们都是革命家,而且都当过教师,办过刊物,从事过戏剧工作,‘多栖’性决定了他们生活阅历的丰富……他们都是地道的杂家。”
廖冰兄出身于民国初年的一位桂系小军官家庭。在其4岁时,祖母到军中告状,说他父亲“不孝”(其实就是不打老婆)。于是父亲被革除军职,不久,就因一宗抢劫案的牵连而被枪决。母亲因此得了精神病,病好后改嫁,妹妹也被送给别人……
由较为安宁而急转直下跌落社会底层,尤其是与母亲及妹妹的亲情割裂等悲剧,给廖冰兄留下了影响终身的烙印。廖冰兄说:“在我还不懂得‘封建’二字怎么写的时候,我就痛恨封建,反封建。因为母亲受欺凌,我在童年对‘男人’有一种莫名的痛恨,根深蒂固。”冰兄原名“东生”,为表达对妹妹廖冰的爱而改名为廖冰兄。
家境破落者,较之从来就是穷苦人,更能强烈地感受平民百姓的苦楚,由此奋斗成长起来的人,最容易形成倔强不屈、自立自尊以及蔑视权贵的平民本色;这种本色必定会生发出仇视仗势欺人的一切强权的平民骨气。
这种平民本色与骨气与早期中国漫画的战斗性十分吻合,从廖冰兄早年的漫画《竞争》(1934年)、《标准奴才》(1936年)可以清晰地看出:早期漫画强烈的批判性被廖冰兄全盘地承接并发扬光大到“赤裸裸”、“血淋淋”的地步。这种思想与视觉的直接冲击效果,被方唐评说为“在国内无出其右”的“爆炸力”。
尽管其家庭诸多不幸,但廖冰兄还是受过较正规的美术教育,其老师之一还是留日归来的胡根天。廖冰兄说过:“如果当时的老师不是这位‘无法而治’的胡根天,我决不可能有一些在某些人眼里视为狂妄的行为,甚至不可能到今天还拿着画笔”。
不足20岁的廖冰兄,就以一个“狂妄”才子的身份跻身趋于成熟的中国漫画界,承接了早期漫画人创立的中国漫画事业。

二、中国漫画的集大成者
除了早期漫画,中国漫画总体上与中国共产党的历程密不可分。并非共产党员的廖冰兄,其世界观总体上讲是被共产党改造过的人道主义,可以这样理解:因本色而人道主义;因骨气而共产主义。
1927年,广州起义失败,共产党人横尸街头。12岁的廖冰兄到大街上捡回一个被